黑角,是一隻草原狼和農村家養的哈士奇所生的。

當地人因長期受到狼群攻擊牲畜的困擾,在獲知野外又有新生小犬狼群後,就決定在食物中下毒來餵食牠們,以去後患。犬群中的小黑角,生性機警敏感沒有吃而存活了下來。也因為有了這樣的經歷,讓黑角從此心中對人類充滿了憎惡與不信任。

黑角性格爆烈、力大無窮、難以親近,無論是誰,或同類,或者人類的靠近,會讓他有備受侵犯之感,而遭受他的猛烈攻擊。因為具有狼的血統,為了生存,他會攻擊農家牲畜,村民對他深惡痛絕的最後決定,就是捕獵射殺。遭受追捕的黑角受了重傷,急忙地跳入一艘貨船避風頭,意外地,這班船竟帶著他,從西方啟航到了一個陌生的東方國度。

一個陌生環境帶來的不安,加上連日的被狩獵追捕的逃脫日子,飢餓無力讓他幾乎只剩下求生的本能。他聞嗅到工地裡工人們的美味晚餐,衝破了柵欄直奔食物而去,正準備要大快朵頤之際,工人發現了他。這裡的工人,人高馬大,氣力更不同於村民,所以體力透支的黑角即使用盡一切張牙舞爪之能,也難以抵抗工人對他的襲擊。

黑角被工人逮的正著並打算殺死他,奄奄一息的黑角,突然聽見有人吆喝著阻止工人。那喘息間空檔彷彿得到了無盡地釋放,黑角就此暈厥了過去。醒來後,他發現自己在一間屋子中,有個人正靜靜地坐在旁邊注視著他。黑角本能反應地跳起來狠狠咬住對方的手,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那個人即便手都被咬到流血了,卻面不改色地注視著他,彼此互相僵持著,彷彿時間都凝固了。黑角從這個人的視線中,感受到眼前這個人,是與其他人不同的,他們之間交流的不是恐懼與憎惡,而是一種十分微妙的堅定與安定的感受,不僅如此,他還從對方眼神感受到與自己極為相似的感覺。

於是,黑角鬆開了緊咬對方手的嘴,然後在那個人面前蹲坐了下來,並且發現身上的傷,都已經被小心的醫療並蓋上紗布。紗布上有那個人的味道,黑角心裡想著,自己應該是被這個人拯救的。意識到這點,黑角心裡有些許懊悔自己剛才的衝動,正打算移動腳步去舔對方傷口,來表示歉意與感謝之時,這時候,對方卻站起來離開房間。留下黑角獨自錯愕不已。

不久,那個人離去的方向飄來了一股美味的香氣,沒多久,那個人就拿著食物走了回來,一盤放在桌上,另一盤像是肉丸粥的食物放到地上,並緩緩地推向黑角,暗示著黑角快來吃。儘管黑角明瞭這個人救了自己一命,意識上仍對人類仍有深深的不信任,唯恐吃下了這些食物性命不保。然而多日的飢餓難耐,讓他難以抵擋眼前美味食物的致命吸引,口水無法控制地從嘴角不停流下來。那個人見狀,於是蹲下來用筷子夾起給黑角的食物盤中裡的其中一個肉丸,放到嘴巴咬了一半,並將另外一半夾到黑角面前。黑角很詫異,對方竟然意有所指似地,知道他似乎對食物的不信任!原本的矜持也因這一瞬間的情緒衝擊而鬆懈了下來。於是對這個人意識妥協下來,並一口咬下對方筷子上的半塊肉丸。

肉丸鮮軟口感、香氣四溢攪和著一股暖流似的,從口中流竄全身。這瞬間,眼角微微的泛著淚珠,黑角不知道甚麼是流淚,他只知道,這是第一次視線變得模糊,但他不在意。他繼續吃著那盤肉丸粥,粥在嘴中,和著剛剛口中血的味道,諷刺的是,血的味道竟讓他覺得愧疚不已,而粥的味道,令他難以抵抗,這一刻,他感受到從未有的情緒。吃完了這一碗肉丸粥,複雜的情緒也彷彿一掃而空,此時的心情如雨過天晴班的清淨無比。黑角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麼一回事,但此時此刻,他明瞭,自己離不開這個人身邊。  

而這個人就是,老陳。

Drop me a line
chefchen14790@gmail.com

Let’s hang out